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谢天谢地,我们还有加拿大!

纪思道
杰西·汤姆森(左)和阿玛尼·阿尔哈德卡(右)是帮助叙利亚难民适应新国家的无数加拿大人中的一员。
杰西·汤姆森(左)和阿玛尼·阿尔哈德卡(右)是帮助叙利亚难民适应新国家的无数加拿大人中的一员。 Justin Ta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在推特上表达了对沙特阿拉伯监禁一名女权活动人士的担忧之后,沙特王储似乎抓狂了。
沙特阿拉伯宣布要驱逐加拿大大使,停止飞往加拿大的航班,停止购买加拿大小麦,从加拿大召回学生,并出售加拿大资产。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是否为老朋友和盟友加拿大挺身而出?
“美国没必要介入,”时任国务院发言人的希瑟·诺尔特(Heather Nauert)对记者说。

订阅“简报”和“每日精选”新闻电邮

广告
然而,加拿大坚持原则。上个月,年轻的沙特女子拉哈芙·穆罕默德·阿库农(Rahaf Mohammed Alqunun)逃到曼谷,并警告说,如果她被迫回家,会被家人杀害。加拿大再一次顶着沙特的愤怒接纳了她。
弗里兰在机场欢迎阿库农,称她是一个“非常勇敢的新加拿大人”。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也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将捍卫世界各地的人权和女性权利。”
加拿大可能是世界上最无聊的国家之一,就像朴实舒适的鞋子一样让人直打哈欠——读者,醒醒,我知道你在打盹!——但它也开始成为自由世界的道德领袖。
没有别的国家了。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的美国正被民族主义撕裂。英国领导人似乎决心将本国人民拖上脱欧的悬崖。抗议活动分散了法国的注意力。德国正在为领导人接班做准备。
所以加拿大正在加快步伐。
在叙利亚难民危机最严重的时期,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只接纳了1.2万名叙利亚人,并引发了激烈反弹,包括特朗普禁止穆斯林入境的禁令。加拿大接收了4万名叙利亚难民,特鲁多出现在机场向这些新加拿大人分发寒衣。
广告
在世界各地,通往难民的大门都即将关闭。但是加拿大人非常渴望资助叙利亚人,一些组织要求接纳更多叙利亚人。加拿大政界人士大多因表现出同情心而获得奖励。
特朗普时不时威胁要入侵委内瑞拉,推翻其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而登上头条,但加拿大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悄悄努力,帮助有14名成员国的利马集团(Lima Group)推动委内瑞拉民主。当加拿大承认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ó)为临时总统时,他赢得了信任,因为没有人认为渥太华是帝国主义阴谋者。
在穆斯林国家大多保持沉默的情况下,加拿大公开表示,中国新疆地区有大约100万穆斯林遭到大规模拘留。加拿大还应美国政府的要求,拘留了一名中国企业高管。作为报复,中国逮捕了数名加拿大人,并判处其中一人死刑,但加拿大坚持自己的立场——尽管特朗普暗示可能会出于政治原因放弃对这位高管的起诉,从而削弱了加拿大的影响力。
对于发展中国家的援助项目,援助国通常试图资助那些引人注目的大型项目。相反,加拿大推崇那些极具成本效益,却极其无聊、永远不会拿到电视上讨论的项目——比如食用加碘预防智力损害的举措。
读者!醒醒!
不过,加拿大人也可以很“狡猾”。几年前,我曾为一篇有关加拿大成就的文章采访特鲁多,但他一直拖延着。助手们解释说,来自美国人的称赞可能会损害他与特朗普的关系。这可能是我第一次遇到领导人拒绝正面报道的情况。
广告
每当我说加拿大的好话时,都会收到加拿大朋友愤怒的电子邮件,指出这个国家的缺点(它们都是真的)。幸运的是,加拿大人似乎不会发恶意邮件。甚至不会发刻薄的推文。一项研究发现,美国人的推文中充斥着咒骂和“恨”这样的字眼:加拿大人的推文里则充满“棒极了”、“好极了”、“太棒了”。
(注:别听信那些加拿大人打冰球时很友好的事。在球场里,他们是野兽。)
在冰球球场下,加拿大人奉行着超乎寻常的明智政策。他们监管枪支、监管银行业以避免金融崩溃、培育创业精神和经济增长,同时又避免了较大的不平等。通常情况下,加拿大人大多使用公共交通,而且这个国家有更好的交通安全法,所以它的交通事故死亡率只有美国的一半。如果美国交通死亡率和加拿大一样,每年就有两万多美国人的生命得到拯救。
如今,建设性的全球领导力出现了真空。加拿大可能不会发表刻薄的推文,但在必要时它会很强硬——它可能是世界需要的领导者。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9年2月6日。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自2001年成为时报专栏作家。他曾因对中国及达尔富尔的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奖。欢迎在TwitterFacebook上关注他。

翻译:晋其角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5 Annotations
加拿大可能是世界上最无聊的国家之一,就像朴实舒适的鞋子一样让人直打哈欠——读者,醒醒,我知道你在打盹!——但它也开始成为自由世界的道德领袖
2019/03/04 00:56
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在推特上表达了对沙特阿拉伯监禁一名女权活动人士的担忧之后,沙特王储似乎抓狂了。
2019/03/04 01:06
在世界各地,通往难民的大门都即将关闭。但是加拿大人非常渴望资助叙利亚人,一些组织要求接纳更多叙利亚人。加拿大政界人士大多因表现出同情心而获得奖励
2019/03/04 01:07
不过,加拿大人也可以很“狡猾”。几年前,我曾为一篇有关加拿大成就的文章采访特鲁多,但他一直拖延着。助手们解释说,来自美国人的称赞可能会损害他与特朗普的关系。这可能是我第一次遇到领导人拒绝正面报道的情况。
2019/03/04 00:57
每当我说加拿大的好话时,都会收到加拿大朋友愤怒的电子邮件,指出这个国家的缺点(它们都是真的)。幸运的是,加拿大人似乎不会发恶意邮件。甚至不会发刻薄的推文。一项研究发现,美国人的推文中充斥着咒骂和“恨”这样的字眼:加拿大人的推文里则充满“棒极了”、“好极了”、“太棒了”。
2019/03/04 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