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ookie
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optimize your us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website grants us the permission to collect certain information essential to the provision of our services to you, but you may change the cookie settings within your browser any time you wish. Learn more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不敢示弱,隱瞞犯錯!史丹佛菁英學生的鴨子綜合症,你的團隊也是?

上班族指南

文: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 史蒂芬.摩菲-重松

【推薦理由】

出生於日本、成長於美國,在兩地教學17年的史蒂芬.摩菲-重松教授,特別觀察到在日本,許多居於領導者地位的人都是球員兼教練,也就是所謂的「成員經理人」(Playing Manager),特別需要煩惱如何跟下屬相處,或者是表現出超乎必要的強勢態度。這樣的雙重壓力下很容易走錯路、選擇錯誤的管理方式。

如果下屬不願意報告問題,領導者又不理解下屬的強項弱點、只知被動等待,那麼,團隊會一再錯失重要資訊,問題會一再發生!


我經常在工作坊或課堂上給學員們看一張「浮在池塘水面上的鴨子」照片。

史丹佛大學的錄取率只有6%,學生們個個都是通過難關篩選後的佼佼者。不只成績優秀且熱衷運動,並有充實的人際關係,表面上看來他們的人生幸福洋溢。不過,這些只是鴨子在水面上的模樣。浮在水面上的鴨子看起來悠然自得,但雙腳在水面下可是必須拚命使勁地划水;史丹佛的學生也一樣,內心被各種煩惱、自卑、糾結與競爭心不斷折磨,每天掙扎地活著。

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總被視為優秀的學生,周遭也盡是優秀的人才,這樣的環境讓他們無法表露內心的痛苦與脆弱,儘管這些情緒是每個人都一定會有的。表面上看起來遊刃有餘,在水面下卻必須拚命划水、煎熬無比,史丹佛將這種狀況命名為「鴨子綜合症」(Duck Syndrome)。

九成的史丹佛大學學生都住學校宿舍,而我曾經跟家人一起在宿舍園區內住過三年。當時我就親眼看過學生私底下的真正面貌--有的人失意消沉到一定要他人幫助的地步、有的人即使有煩惱卻不敢向任何人傾訴--看到學生們深受鴨子綜合症折磨的慘狀,是促使我開班傳授正念的理由之一。我希望正念的課程能提供他們一個找回心靈平靜的安全場域,讓他們在這裡腳踏實地地打好人格的基礎。

*史蒂芬.摩菲–重松教授,在哈佛大學創設的正念中心


鴨子綜合症並非菁英大學生才會有的煩惱。在美國,被問到「你好嗎」的時候,無論你是多煩惱、多麼難過、即使昨晚因失戀而徹夜痛哭,也必須回答:「I'm fine.」(我很好。)甚至是:「Wonderful.」(完美。)或「I am great.」(好到不行。)任何人都不敢表露自己脆弱的一面。

與其花時間維持這種膚淺的對話,敞開心胸說真心話不是更好嗎?每個人都只敢讓彼此看到鴨子在水面上悠游的模樣,我覺得鴨子綜合症的問題在各國都日漸普遍。

▌變成「把問題丟著不解決的下屬」

接下來,我們試著從領導者的角度思考這個問題。

當領導者深信「下屬有事的時候,自然會找我報告」而悠哉被動地等待,或只知埋首於自己的工作,這樣是永遠無法從下屬口中得到任何資訊的。就算有,也只是一些會討領導者開心的消息。

對領導者而言愈是重要的資訊,對下屬來說愈難以啟齒。領導者只知被動等待的話,恐怕很容易錯過這些重要的資訊。

麻省理工學院的名譽教授、同時也被譽為組織心理學翹楚的艾德.夏恩博士曾發表過以下的研究結果。他以某一所醫院為研究對象,調查醫療職員不肯向主管報告醫療疏失的原因。調查結果發現職員「不敢報告壞消息的理由」有以下三個:

① 向上呈報「有疏失發生」的話,自己會被要求為疏失負責
② 認為即使向上呈報「有疏失發生」,主管也不會聽
③ 認為即使向上呈報「有問題」,也不會有人去改善問題,不能改變任何事

所以這家醫院發生醫療疏失或發現問題的時候,職員不肯呈報,甚至隱瞞。任何人聽了可能都會覺得「這些職員太可惡了」,但是這種狀況其實是領導者一手造成的。

*受邀為醫學院開設領導力課程的史蒂芬.摩菲–重松教授,在上課的第一堂,會穿上和服觀察學生反應。


▌先建立「可以服務的關係」

醫學雜誌報導「醫療疏失」的目的

專業醫學雜誌《醫學期刊》(Medical Journal)中,有一個專門發表醫師最近發生醫療疏失的專欄。

這些公開的內容都是對醫師來說,很想永遠保密的疏失;之所以刻意將之昭告天下,是為了避免其他醫師犯下相同的疏失。將這些醫師可能犯下的大小失誤公開,大家就能夠以建立檢查表單等具體作為來防止問題再度發生。

理察.凱茲博士早在四十年前就在哈佛醫學院提倡過「承認脆弱的勇氣」非常重要。這代表在醫療工作現場,終於也認同了面對脆弱的重要性。

在上一章我曾說「為了了解真正的自己、發揮真誠的領導力,必須要先承認自己的脆弱」。這是為了打好領導的基礎,也就是說,這麼做是為了領導者自己好。

同時,要學會僕人領導力並經營團隊,「承認脆弱的勇氣」同樣也是不可或缺的條件。因為如果領導者不肯展現脆弱的一面,下屬自然也不敢這麼做,很難消弭下屬的戒心。而且,領導者不只要了解下屬,也要了解其脆弱的一面,否則所謂的僕人領導是無法成立的。因為領導者若不知道下屬的真正面貌、不理解其脆弱,當然不知道該如何服務下屬,或提供指導、協助。而且要正確地理解下屬的強項,才知道該如何推動下屬去做事,也就是該讓下屬挑戰什麼樣的工作,才能有更高的機率達成目標、體驗成功。

當領導者肯承認脆弱,下屬就會慢慢地袒露真正的面貌。

「這個人不是以主管的身分審查我,他跳脫了職位的框架,以一個個人的身分面對我,對我袒露他脆弱的一面。面對他,我不需要任何掩飾。」當下屬這樣想,自然會對領導者產生信賴感。若能做到這種程度,對下屬而言在這樣的環境下就不再有敵人與間諜,也沒有審查者,是一個「可以放心說出真心話、坦承失敗的場域」。

為下屬營造這樣的「安心空間」、建立能夠有話直說的關係,是培養僕人領導力的第一步--「營造環境」。營造出安心空間之後,自然能看清楚應該提供哪方面的支援。即使推動下屬作主,下屬也不會心懷戒備,能自然而然地培養下屬的主體性並促使其成長。

對於要發揮僕人領導力的領導者來說,為團隊營造出「安心空間」可說是最重要的課題。為了你的下屬,請一定要鼓起勇氣、承認自己的脆弱。

領導者讓他人看到的脆弱之處絕不能是無法挽回的致命失敗,且袒露脆弱時應該要同時提出解決的方法,所以領導者該向團隊提起的話題最好是可以改善、但目前明顯有問題的「共通課題」。

--本文未完,摘錄自史蒂芬.摩菲–重松教授《驅動自己,也激勵別人:史丹佛醫學院最熱門的人心領導課》

延伸閱讀:
連蘋果也在學的正念溝通,如何將批判轉為有用的回饋?
好多事要處理,怎麼可能一次一事?再忙的人也能做到!工作中的「正念」奇蹟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9 Annotations
每個人都只敢讓彼此看到鴨子在水面上悠游的模樣,我覺得鴨子綜合症的問題在各國都日漸普遍
2020/06/21 04:04
任何人都不敢表露自己脆弱的一面
2020/06/21 04:05
鴨子綜合症並非菁英大學生才會有的煩惱
2020/06/21 04:05
著從領導者的角度思考這個問題
2020/06/21 04:06
當領導者深信「下屬有事的時候,自然會找我報告」而悠哉被動地等待,或只知埋首於自己的工作,這樣是永遠無法從下屬口中得到任何資訊的。就算有,也只是一些會討領導者開心的消息。
2020/06/21 04:06
認為即使向上呈報「有問題」,也不會有人去改善問題,不能改變任何事
2020/06/21 04:06
為下屬營造這樣的「安心空間」、建立能夠有話直說的關係
2020/06/21 04:12
營造出安心空間之後,自然能看清楚應該提供哪方面的支援。即使推動下屬作主,下屬也不會心懷戒備,能自然而然地培養下屬的主體性並促使其成長。
2020/06/21 04:12
以某一所醫院為研究對象,調查醫療職員不肯向主管報告醫療疏失的原因。調查結果發現職員
2020/06/21 04:13